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萌妻难驯 第四百四十二章 所谓的好消息

发布时间:2019-09-25 13:40:06

萌妻难驯 第四百四十二章 所谓的好消息

三天后的深夜,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开进圣母教堂的后院。vdm听见引擎的声音,身着黑色牧师服的史密斯快步迎了出来。

推开车门,蒋孟堂和权慕天相继下车,直到确认周围没有异常,陆雪漫才从车里走了下来。

她穿着连帽的风衣,用帽子、口罩和墨镜遮住了脸,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即使近距离观察,也很难发现她是谁。

“里面已经准备好了,跟我进去吧。”压低声音交代了一句,史密斯将几个人带进了地下室。

圣母教堂曾经做过战时医院,地下室至今保留着当年的模样。

尽管看上去老旧,作为验尸房却绰绰有余。

大厅的正中央摆着一只铁皮保温箱,掀开盖子,凉飕飕的白雾扑面而来,福尔马林混着消毒水的味道冲击着鼻腔。

把手提箱放在一旁的案子上,陆雪漫戴上一次性胶皮手套,缓缓拉开了裹尸袋。

四天过去,血渍已经干涸,可是看上去依旧触目惊心。纷乱的发丝黏在脸上,与惨白的皮肤形成极具视觉冲击力的色泽。

表妹一动不动的站在保温箱前,蒋孟堂好奇的凑过来,只看了一眼便一阵阵反胃,捂着嘴退了出去。

她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儿,史密斯不免有些担心,却又不知该説些什么缓和气氛,“湘湘,另外一只箱子里装的是是蒋总管的尸体。”

“知道了。你们都出去吧。”

扔掉胶皮手套,她将风衣随意的搭在椅背上,走到洗手台前,一丝不苟的清理双手。

“湘……”

他还想安慰陆雪漫两句,却被权慕天噤声的动作止住了声音,默默退了出去。

三个人或站或坐在走廊上,望着皎洁的月色出神。

时不时向地下室的入口张望,权慕天心里惴惴不安,担心的要死,却将靠近地下室的冲动压了回去。

他太了解陆雪漫。

解刨尸体,对她来説是一件无比虔诚、神圣的事情。在整个过程中,她需要绝对的安静。

尤其,解刨的对象还是蒋斯喻。

这个时候,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能让她受到一丁diǎn儿干扰。

过了好一会儿,蒋孟堂终于缓过一口气,“这就是漫漫必须要做的事?验尸这种事随便找个法医做不就行了,她何必亲自动手?”

对方的脸色惨白如纸,权慕天从怀里摸出烟盒扔给他,不紧不慢的説道。

“她曾经是海都最好的法医……我不认为她会把验证母亲尸体的事情交给别人。虽然过去了六年,但是她的技术不会差到哪儿去。”

这倒是!

以眼下的情形,除非亲自证实死者是蒋斯喻和蒋勋,否则任谁都无法相信他们真的死了。

微微diǎn头,蒋孟堂diǎn燃香烟,深吸了几口,渐渐陷入了沉思。

短短的72xiǎo时,事情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首先,司徒集团宣布投资南非锂矿,并在司徒信的主持下与几大基金签订了合作意向。

在这个利好消息的催动下,股指本该一路飙升。可出人意料的是,司徒集团的股票不升反降,让闻风入场的投资者赔的一穷二白。

谁也无法确定这是不是司徒信利用利好消息、空手套牢资金的帽子戏法。

这种做法却大幅度降低了司徒集团在投资者心中的地位。

作为司徒集团的继承者,他怎么忍心让近百年的家族名誉毁于一旦?

难道説这一次压低股价与他无关,而是另有其人?

一时间,连他这个股坛老手都看糊涂了。

认识陆雪漫这么久,史密斯从未见过她刚才那副样子,表情凝重肃穆,仿佛即将给国王加冕的大主教。

通过堂弟卢卡斯,他听説过关于她在海都的传闻,也知道她曾经是法医界冉冉升起的新星。后来,因为一些变故,她才成了现在的模样。

如果可以选择,他会毫不犹豫的跳到六年前的海都,认识那个做法医的她。

望向权慕天

萌妻难驯  第四百四十二章 所谓的好消息

,他好奇的问道,“我听説,她会摸骨复原?”

“对。”

另外一只不懂了,疑惑的问道,“什么叫摸骨复原?”

看了看蒋家大少爷,又看了看史密斯,权慕天决定把科普的任务交给神职人员。

某男斜倚着墙角晒月亮,显然没有理睬蒋孟堂的意思。

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史密斯极不情愿的解释道,“要是一个死者面目全非,或者只剩下残缺不全的骸骨,又或者死前被人肢解,只被人发现了头部。在3打印机没有发明之前,警方极有可能无法查清死者的身份。”

“现在不是有na数据库吗?”

回眸投来鄙视的目光,权慕天冷笑着吐槽,“那是针对有前科的重刑犯,谢谢!”

你不臭屁会死吗?

如果我的老婆是警察,我会知道的比你还清楚!

黑着一张脸,蒋孟堂抓起烟盒狠狠砸了过去。伸手稳稳接住,某男微微耸肩,一脸不以为意。

“在查不到死者身份的情况下,可以通过头骨复原恢复死者生前的容貌。只要有了死者的面目照片,就能通过居民身份信息库查清他的身份。”

解释的越清楚,史密斯越发对摸骨感兴趣,巴不得有机会让陆雪漫展示一下。

“要是死者的头骨是完整的,通过电脑技术就可以完成面部修复。可万一只有头骨碎片,就只有摸骨这一种方式。”

“你説的摸骨,就是摸死人骨头喽?”话一出口,蒋孟堂就忍不住森森抖了一下。

表妹看上去纯天然无公害,绝逼是原生态的典范。可谁能想到在她单纯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重口味的心。

要是有机会,一定要让她露一手。

我倒要看看她所谓的摸骨,跟算命先生的摸骨有什么两样!

他自顾自想的入神,却被清亮戏谑的嗓音打断,“不是摸死人骨头,难道是摸你的头吗?”

这丫的谁呀!会不会好好説话?

抬眼望去,他正要发作,见来人是陆雪漫,顿时没了脾气。正要説diǎn儿什么挽回一丢丢面子,权慕天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贴心的接过手提箱,他拉着xiǎo女人坐下,低声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葬礼照常进行……用不着买太好的棺材,反正也用不了多久。”她淡淡的説着,非但没有半diǎn儿伤心难过,反而透着几分欢喜。

三位帅锅全部蒙圈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搞不清楚状况。

地下室里躺着的是你的亲妈好吗?

你这么淡定是什么情况?

另外两只一个劲儿地给权慕天使眼色,示意他问清楚。

清了清嗓子,他轻声问道,“漫漫,你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棺材用不了多久?”

“后天把棺材埋下去,等事情解决了就要挖出来。这么算起来,当然用不着上等棺木,买个普通的货色对付对付就行了。”

追着脑袋,陆雪漫心里美滋滋的,高兴的差diǎn儿跳起来。

前几天,她只是听説蒋斯喻的噩耗,可当看到尸体的那一刻,她觉得天都要塌了。

直到她近距离的接触到那两具面目全非的尸体,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因为那两具尸体既不属于蒋斯喻,也不属于蒋勋。

也就説,他们没有死。

他们假死一定另有隐情,等到必要的时候,亲妈自然会现身。

只不过,他们是怎么逃过一劫的呢?

万一她猜错了,亲妈和蒋勋真的死了,只是某国政府没有找到他们的尸体,那么她该不该接受现实?

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权慕天恍然大悟,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你是不是想説他们没……”

猛地抬起头,某女伸手捂住他的嘴巴,一字一顿道,“我可什么都没説!”

会意的diǎn了diǎn头,他顺从的把后半句吞了回去。

在场的另外两个人一头雾水,像个傻子似的呆呆的注视着对面的那对秀恩爱无下限的男女。

挠了挠头,史密斯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神秘兮兮的问道,“湘湘,你刚才验了什么?”

“我测了他们的骨龄。鉴于数据出入很大,所以……你懂得。”

她説的极为隐晦,可作为医学博士,史密斯却明白了她的弦外之音。

据他所知,苏黎世警察局的骨龄分析已经精确到年月。只要拿到死者的一xiǎo段骨头,就能测出他的实际年龄。

按照陆雪漫的説法,如果尸体与蒋斯喻和蒋勋的骨龄出入很大,就只有一种可能。

躺在地下室的根本不是他们本人!

至于真正的死者尸体去了哪里?他们死了还是活着,这些疑团早晚都会解开。

不管怎么説,这都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史密斯去地下室善后,陆雪漫和权慕天手拉手坐进了保姆车。看着他们的背影,蒋孟堂瞬间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提步跟上去,他故意坐在两人中间,一瞬不瞬的看着表妹,气哼哼的开了口。

“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他黑黢黢的脸色,某女忽闪着晶亮的眼睛,笑嘻嘻的问道,“我这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亲妈死了,她居然还笑得出来!?

敢不敢再没心没肺一diǎn儿?

“坏消息……”

居然选坏消息!

表哥的思维果然异于常人。

“坏消息是我不能确定我妈是不是真的遇害了。”

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好吗?

她是不是伤心过度,脑袋出问题了?

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

担忧的望着表妹,他耐着性子问道,“那好消息呢?”

“你猜!”

额头飘过一整排乌鸦,他阴沉着脸色,直到安顿好表妹,才把权慕天拽进了楼梯间。

没等蒋孟堂开口,眼前忽然闪过两道黑影。

宜春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宜春牛皮癣
宜春牛皮癣医院
宜春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宜春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