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苍生可逆 第47章-记忆残片 上

发布时间:2019-09-25 16:57:37

苍生可逆 第47章:记忆残片 上

伴随着意识的混沌,那些沉睡于吕俊记忆深处的许许多多的记忆残片也开始一diǎn一diǎn的涌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曾经的苦与乐,曾经的伤与痛,曾经的辛酸与甜美,曾经的无奈与美好,曾经的一切的一切在此时都如开闸的洪水一般涌了出来,在吕俊的脑海之中不断的上演着:

“父亲、父亲、父亲弟弟的本命兽居然是星龙啊,恐怕他以后的成就要远高于我这个大哥了。”一个大概十六七岁的男孩儿看着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儿很是激动的对一旁的中年人説道。

那个中年人拍着那个十六七岁的xiǎo男孩儿的肩膀説道“呵呵,咱们吕家的新一代可真是争气呀,以后就是你们年亲人的天下了。”

···

“诶呀,弟弟你实在是太厉害了,只用了四年就已经达到宗师的境界了

苍生可逆  第47章-记忆残片 上

。当初我可是用了六年多才达到宗师境界的呀,你二哥也用了六年多才达到宗师境界的。但是哎。”

“大哥,你就不要想二哥了,他现在一定过的很好。还有大哥你也很厉害呀,现在已经是武尊境界的高手了。”

这是一对兄弟在谈话,年纪xiǎo的就是当年的吕俊,而年纪大一些的就是吕俊的大哥吕宏。

···

殿堂之上,吕俊的父亲吕伯温十分欣慰的看着自己的xiǎo儿子“xiǎo俊,今年都已经十六岁了,不能只是单一的醉心于武道而已,从今天开始就去堕落之城玩一阵子吧。”

已经十六岁的吕俊还未听説过堕落之城这个地方,在听自己父亲説后也并没有产生什么异议,只是呆呆的diǎn了diǎn头。

而此时在吕俊身旁的吕宏却是眉头狠狠的皱了皱,他可是知道自己父亲嘴中的那个堕落之城是什么地方。

···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坐在一个装饰十分平常的屋子里看着吕俊,脸上还时不时的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哈哈,臭xiǎo子,你的潜力还不错嘛,xiǎoxiǎo年纪就有如此的修为,跟着我好好学吧,以后出了师,为师的这件护身符就送给你了。”这个老头指着手中玩偶似的xiǎo人説道。

“哦对了,你是我的第三个徒弟,你以后就叫你xiǎo三儿了。”老者十分没品的説道,可是那时的吕俊又哪里会知道xiǎo三儿的含义,于是diǎn了diǎn头就答应了。

看着吕俊并没有什么异议老者继续説道“我们的修炼一共是两个阶段,今天是第一阶段第一课:去拿一件女士内衣回来,记住,是人家穿过的。”説完,老头就笑着离开了。

“啊?”听到这个吕俊露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

老者正是吕俊的师父,一直被吕俊称为老没品的冯封。

···

“哪来的xiǎo色狼啊?居然偷看老娘洗澡,我去,还有一个老色狼带着。”一个有些上了年纪的中年妇女大声的叫喊道。

冯封拉了一把身边的吕俊着急的説道“傻xiǎo子,快跑。”

“师父,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那个大婶拿了拖鞋飞你呀。”吕俊哪里用提醒,此时早就飞似的冲了出去。

那个中年妇女的目标本来还是冯封,可是在听到吕俊的话后立马就火冒三丈,哪里有女人愿意承认自己是上了年纪的,于是一边叫喊着手中的拖鞋也奔着吕俊飞了出去“敢叫老娘大婶,看我不打死你。”

···

两年了,今年你也十八岁了。在这两年中你学到了很多,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碰到过形形色色的事,怎样更好的生存相信你已经学会了,那么下面跟我进入天残山脉,咱们的下一段修行也该开始了”冯封有些语重心长的对吕俊説道。

可是无论冯封此时怎么的正经,在吕俊看来都是在装逼,回想着这三年之中的diǎndiǎn滴滴,吕俊真的不知道该去怎么形容,不过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立马精神一振“师父,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我们走吧。”

“第二阶段第一课:杀。”

···

“xiǎo三儿,今天是你二十岁的生日,也是你晋升武圣的日子,为师恭喜你。还有我觉得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的了,恭喜你出师了。”

突然听到冯封説自己出师了,吕俊有些措手不及,他没想到这一天居然这么早就到了,他没想到这一天到来时自己居然会如此的不舍。

还不等吕俊説些什么,冯封就掏出了那个xiǎo人似人偶给他递了过去“给,当初答应你的地级上阶宝器——替身。”

吕俊伸出双手接过了替身,随后‘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谢谢师父!徒儿在外不会损了您的威名的。”随后三个响头狠狠的磕在了地上。

至于那些不舍分离的话,师徒二人却谁也没有説出半个字。

“威名?哈哈,在外面没有人骂我就足够了,你在外边可不要提起我,我怕你会被仇人打死呀,哈哈!”听完吕俊説的话冯封大笑了起来。

···

刚刚经过一场惨烈的厮杀,六个精壮的汉子浑身浴血,着上身躺在尸横遍野的雪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哈哈,这一个大队的人就剩咱么六个了。他妈的!”一个男子有些脱力説着,最后一个字出口后,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地上。

他的话音刚落,又一个男子説道“老延,死了是命,活着是运。咱们之所以活着是因为那些死去的兄弟对于自己的成果还不满意。咱们活着就是为了替他们在多杀一些魔族,咱们就是他们生命的延续。”

“哈哈,赵哥説的好啊,死了是命,活着是运。咱们得好好活着,替那些死去的兄弟们多杀一些杂碎。”

“对,多杀一些杂碎,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还有,多谢赵哥刚刚替我挡了那一刀,不然这回恐怕这里就只有你们五个人了。”

本来十分虚弱的汉子们只是几句话的时间就又亢奋了起来。

稍微的平静了些许的时间后其中一人突然提议道。“对了兄弟几个,既然咱们有运活了下来,何不今天就在此结为异性兄弟,今后无论是刀山火海咱们也一起闯上一闯。”

几个血气方刚的汉子一听到这个提议又都沸腾了起来,经过稍微的休息之后几个汉子都恢复了一些,随后他们都翻身而起,六个人站成一排一同把自己的兵器插在了自己的身前,随后共同跪了下去。

这时,六人之中年纪最大的延回行率先开口道“今天我们兄弟六个有运活了下来,在这里我们请那些逝去的兄弟们作证,我延回行!”

延回行话音一落,随后五人依序开口道:

“我赵阳!”

“我吕俊!”

“我康玉琦!”

“我刘成安!”

“我韩易乾!”

“我们六人今天在此结为异性兄弟,今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祸福相依,荣辱与共。”

“死生相托,吉凶相救。”

“刀山一起趟,火海一起闯。”

“外人犯我兄弟者,必杀之。”

“兄弟乱我兄弟者,自裁之。”

一段慷慨激昂的誓言之后,兄弟六人一起叩了下去。

礼成之后,兄弟几人一边起身,一边就听几人之中的老大延回行高声吟道“

世人笑我太痴狂,

我自霸世一苍狼。

龙刀金甲傲战场,

吾辈他日敢称王。”

一首狂傲不羁的七言绝句,再次激起了当场那意气风发的氛围。

···

朔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朔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朔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朔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朔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