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神门 第九百五十六章 修罗合一,天道轮回!

发布时间:2020-01-17 01:01:08

神门 第九百五十六章 修罗合一,天道轮回!

方正直可能会放过仇七吗?

别说仇七的身上有两幅开天三十六图,就算没有,在仇七看到他眼中的轮回图时,也就注定他不可能再给仇七机会。

一声轻喝的同时,方正直的剑也刺了出去,带着尖锐的破空声,还有山崖上飞速冲出来的几根不同颜色的锁链。

傍生道,地狱傍生锁!

“咔嚓,咔嚓!”一阵山石掉落,几根傍生锁便从几个不同的方向朝着仇七锁去,而与此同时,方正直手中的剑也到了仇七的面前。

“蒙天!!!”这种情况下,仇七根本逃无可逃,那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选择和方正直硬拼。

在一声大喝中,原本隐入仇七身上的灰色气息也再次涌出,如一张巨大的蜘一样将他和方正直以及平阳全部罩在了其中。

“轰!”

“轰轰轰……”

一连串巨大的轰声响起,那是傍生锁与灰色蜘间发生的碰撞,同时,还有方正直与仇七间的飞速交手。

既然选择近身,那么,被蜘围困方正直的心里就是有准备的。

不过,即使是有心理准备,可真正被蜘罩住的时候,方正直还是能感觉到灰色蜘上强大的吸扯力。

那种感觉,就像是要把方正直体内的力量全部抽离一样。

很诡异的感觉!

方正直知道,在蜘蛛捕猎的时候,凭的就是蜘,只要猎物被蜘粘住,那么,即使力量强于蜘蛛,可挣不脱蜘,依旧会被白白耗死成为食物。

可问题是,仇七是魔族!

既然是魔族,就不太可能有着类似于蜘蛛一样的能力,但事实就是,这种感觉又真的很明显。

“无耻的家伙,……罩下来了!”平阳死死的抱着方正直的腰,一边抱着的同时,也一边喊着。

“用火烧啊?”方正直随口回了一句。

“噢,原来这玩意儿怕火吗?”平阳一点,也很快领悟过来,手中的火麟枪一抖,便有扑天火焰翻滚着冲了出去。

不过,当那些火焰一触碰到灰色蜘的时候,就像是冰雪消融一般完全不见,而蜘却反倒是更加强大。

“咦?!不是说怕火吗?好像不怕啊,你个骗子,怎么办……怎么办呐?越来越近了!”平阳惊讶道。

“凉拌!”方正直再次回了一句。

“哈哈哈……蒙天,你们不用白费力气了,我的能力水火不惧,你们的做法,无疑就是给我白送‘神力’而已!”仇七笑了起来。

“原来,你天真到在这种时候还能笑得出来啊?”方正直隐藏在黑色布巾下面的的嘴角微微一扬。

“什么意思?”仇七脸上的笑容一滞。

“你死了,还有什么所谓的狗屁能力吗?”方正直一边说的同时,也一只手按住平阳的肩,而另一只则是将手中的剑一紧。

“你想在‘天罗’中杀了我!你凭什么?!”仇七听到这里,似乎有些明白方正直话中的意思了。

可是,正是因为明白,他才更加震憾,这是要有着什么样的自信,才能自信到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结束战斗?

“看起来,你似乎不太信?”方正直的话音落下的同时,手中的剑也随意的往前缓缓的举起。

“你……”

“噗刺!”

仇七还没有来得及回话,声音便直接被一声轻微的响声打断,然后,仇七的目光也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一只手臂。

在那只手臂上,此刻正有着一把剑,一剑刚才还在方正直手中的剑!

“空间撕裂?!”仇七的眼睛都瞪得有些发直,他不明白“蒙天”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一点,但可以肯定的是,要让剑在这么快的速度刺中他的手臂,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让剑在另一个空间中穿梭。

“你猜错了!”方正直的手中再次出现一把剑,同样的青锋长剑,但是,剑尾的吊坠却已经不再相信。

因为,这是另一把剑。

“什么?!”仇七下意识的喊道。

“正确的叫法叫……天道合一!”方正直在说完的时候,眼中的轮回图也突然间变得无比的明亮,耀眼。

“噗刺!”而就在方正直话音刚刚落下的瞬间,仇七的右腿上再次出现了一把剑,正是刚才方正直手里新出来的那把剑,因为,吊坠都一模一样。

“天道合一?!”仇七的脸色有些微白。

“嗯,还有这个,叫修罗合一!”方正直点了点头,然后,手中的剑也猛的朝着头顶上方罩下来的灰色蜘一斩。

“唰!”

一道如鲜血般的剑芒便冲了出去,这一刻,整个空间都仿佛被撕开,那是一种锋利到了极致的剑芒。

修罗道!

但是,却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修罗道!

而是汇聚了足足五种以上不同攻击之道的修罗道。

当五种以攻击为名的道,与轮回六道中最强攻击的修罗道融合在一起后,会有着什样的结果?

“轰!”一声巨响给出了答案。

鲜血般的剑芒撞击在灰色的蜘上,然后,慢慢消融,慢慢被吸收,与刚才平阳刺出去的那一枪并没有太多的不同。

但区别却是……

灰色蜘上直接就裂出一道口子!

破开!

一剑破开!

“怎么可能?!”仇七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绝对无法相信,自己的天罗竟然会被一剑撕裂。

“一力降十会,就算你的‘天罗’水火不惧,可以吸收任何的力量,但是,它终究只是一张,只要是,它就有极限,只要有限极,就能被破开,当然了,前提条件是我的剑够猛,够锋利!”方正直随意的挥动着手中的剑。

“够猛,够锋利?!”仇七的脸色无比的苍白,道理他自然是听懂了,可是,隐藏在道理下的事实,却给了他更多的震憾。

而平阳同样也是被这一幕惊得小嘴都张大了。

她想象过方正直现在很强,可是,却没有想到方正直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而更主要的是,明明这么强的方正直,却还是一口一个我可以打不过他们,他们都是神境强者,都是上古时代的妖魔啊……

“啊呸!”平阳很想将一口口水直接吐在方正直的脸上,什么狗屁的打不过,就是特么的怕死,不想打。

怕死,不想打?

方正直自然是不知道平阳心里在想些什么的,不过,看着被斩开的天罗,他的心里倒也同样有点儿小惊讶。

毕竟,能不能一剑斩开,这种事情只有真的斩过才会知道。

当然了,在一剑斩开之后随意的吹嘘一下,顺便压压惊,这一点上,他当然也是玩得炉火纯青的。

至于什么怕死,不想打,真的要追究起来,充其量也就只能算是一种理由而已,而更多的理由是,方正直现在并不敢同时使用轮回五道。

毕竟,他有顾忌。

一旦他的身份爆光,那么,北山村将有极大的危险。

“天道合一,撕裂空间……修罗合一,傍生道……轮回五道?!你……你不是蒙天!”正在方正直准备继续吓了吓仇七的时候,仇七的眼睛也突然间一下瞪圆了,望着方正直的目光中,有着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憾光芒。

“本神自然是蒙天,这一点……”

“不,你是方正直!裂空就是死在你的手里,你看过裂空的撕裂空间,所以,你才有天道合一,而且,这个世界上绝对不可能出现第二个同时掌握了天道,傍生道,修罗道,地狱道的人,这不可能是巧合,只有一种可能,你悟到了第五道,能看到另一个世界的……鬼道!!!”仇七在说到最后的时候,眼睛中也变得充满了血丝。

“太聪明了,未必是好事!”方正直听到这里,眼睛也慢慢的眯了起来,里面的轮回图更是越转越快。

“原来你真的是方正直,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去死吧!”仇七一边说的同时,右手也突然间对着方正直一挥。

一瞬间,整个世界都仿佛变成了冰冷的死亡之地,那是一种几乎可以让人无法呼吸的恐怖感觉。

方正直的脸色在这一刻也是微微一变。

因为,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平阳的身体正在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撕扯,原本的体温正在飞速的逝去。

而与此同时,他也感觉到眼前闪过一缕隐隐的灰色气息,很细微的感觉,但是,却很真实。

“什么东西?!”方正直几乎是下意识的举剑,一剑便朝着那一缕隐隐的灰色气息斩了下去。

“咔嚓!”一声脆响。

方正直右手中握着的剑也直接断裂,而那一缕隐隐的灰色气息更是不受阻拦的依旧朝着他的身后飘去。

平阳!

那个位置自然是平阳的位置!

“不行!”方正直的身体一震,左手也再次探出,一层流动着金色光芒的黑色铠甲很快便覆在了他的左手上。

“咔嚓!”脆响再次响起。

竟然直接就将方正直覆在手上的黑色铠甲割开,一块一块的黑色铠甲在空中化为一点点光芒。

然后,一缕灰黑色的鲜血便涌了出来。

而在鲜血涌出来的地方,正有着一片薄如蝉翼一样的灰色透明物体,似刀非刀,似剑非剑,但是,却可以感受到里面隐藏着的恐怖死亡气息。

“无耻的家伙,你没事吧?!”平阳一眼看到方正直手背上的灰黑色鲜血,两只手也下意识的便抓了过来。

“别碰!”方正直立即阻止,同时,一股澎湃的力量也从体内涌出,将平阳的身体完全包裹了起来。

而下一刻,他的目光也往下一俯。

因为,仇七在丢出这个薄如蝉翼的东西之后,便已经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着山崖下方冲了下去。

可以看出来,仇七在确定了方正直身份后,就有了决定。

所谓的去死……

自然是以平阳为目标!

“仇七,纳命来!”方正直的身体往下一冲,黑金羽翼涌出巨大的狂风,速度快得几乎如同瞬移。

“竟然没死?!”仇七显然是震憾的。

毕竟,他丢出去的‘死亡之刃’可以说是他最为致命的武器,死在其下的神境强者,都是不计其数。

而现在,他将死亡之刃用在了平阳的身上,居然依旧被方正直给挡住了?他的心里又如何不惊?

“仇七!”

“方正直,放过我一命,我愿意把开天三十六图给你!”仇七眼看着方正直越逼越近,眼中也终于有了一丝惊恐。

“不可能!”方正直根本不可能再给仇七机会。

什么开天三十六图,什么天道圣碑,在他的心里,这一切都无法与意图伤害平阳的“仇恨”相比。

仇七对平阳动手。

这便已经代表仇七的一只脚踏入了死亡之门。

无论仇七如何挣扎,他都不可能再给仇七任何的机会,更别说是以条件来交换仇七的性命。

“不!”仇七的口里发出一声惊呼,同时,身上的灰色气息也再次绽放,只是,这一次却并不再是蛛。

而是一只张着獠牙的巨大狂狮凶兽。

“吼!”灰色的狂狮巨兽中獠牙森冷,一涌出来,便直接朝着方正直和平阳扑了过来,死亡的气息在空中肆虐着。

“滚开吧!”方正直的手中再次出现一把长剑的同时,右手也猛的朝着仇七的后劲处一甩。

“唰!”一道灰色所息便冲向了仇七。

而与此同时,方正直手中的剑也变得鲜红如血,几乎是在一瞬间,便将面前扑过来的狂狮巨兽撕成了破碎的光点。

“咔嚓!”一声脆响。

灰色的气息便直接轰在了仇七的后颈处,这也让仇七的身体没有任何疑问的往前猛的一裁。

“死亡之刃?!你……你竟然用死亡之刃来对……对付我?!”仇七的眼中有着一种发自于内心的惊骇,特别是在他摸到刺入他后颈处的死亡之刃时,一双眼睛中更是充满了一种死灰的颜色。

“去死吧!”方正直根本就没有再回仇七的意思,身体直接俯冲而下,手中的剑直接就朝着仇七额头上的红色十字伤痕刺去。

合肥长淮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挂号
治疗子宫衰老的中药
安徽牛皮癣医院哪好
汕头割包皮过长环切术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